邮发代码:82-418   刊号:ISSN1671-4350   定价:12.00

[历史上的丝路科技]古埃及象形文字的最早破解者——瓦哈什叶

陈巍

2020-08/总第293期

阅读数0

1583821323(1).png

众所周知,法国学者商博良对罗塞塔石碑上象形文字的破解,开启了现代人揭开古埃及文明神秘面纱的旅程,这块石碑发现于拿破仑尝试征服埃及期间,在今天已经成为能够长久保存文明信息的象征。不过,通过重新打捞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古代文献,我们可以发现,图画般的古埃及文字的最早破解者却另有其人,除此外,他写下的著作还让自古以商队贸易著称的奈伯特文明在中世纪仍不绝如缕。这名学者就是瓦哈什叶(Ibn Wahshiyya,活跃于9—10世纪之交)。


西亚古国

奈伯特人是在阿拉伯半岛西北部游牧的阿拉伯人的一支,他们有可能在公元前7世纪从半岛西部向北迁移到现在的巴勒斯坦和约旦南部一带。在这片位于地中海、美索不达米亚和阿拉伯半岛之间的四通八达之地,奈伯特人很自然地在与周边文明的交往中成长。他们自己讲阿拉伯语,官方语言则是在新巴比伦王国和波斯帝国西部通行的阿拉姆语。公元前4世纪,埃及人与波斯人在近东一带的冲突,使得阿拉伯半岛南北向贸易的控制权出现了真空,这条贸易路线上最著名的商品就是产于索科特拉岛,被古代西亚和环地中海各民族在祭祀典礼中大量使用的乳香。

借助从香料之路获取的大量财富,奈伯特人的实力开始膨胀。他们很擅长在干旱缺水的环境中生存,这让他们在敌人来袭时可以躲藏到令人生畏的沙漠里去,从而在周边亚述人、波斯人、希腊人和后来的罗马人建立的帝国此起彼伏、兴衰不定的夹缝里顽强地生存下来。奈伯特人自认为居于荒芜贫瘠的土地上,并不值得其他势力入侵,而他们也不想沦为奴役。这种自我认知因死海一带发现了沥青而改变,这种矿藏有助于防腐,因而对制作木乃伊有用。历史上第一次因石油产品引发的战争中,奈伯特人依靠传统战术打败了来自叙利亚的希腊军队,维持了独立地位。

公元前3世纪早期,奈伯特人建立了自己的王国。据古希腊地理学家斯特拉波记载,奈伯特王国治理卓有成效。接下来几个世纪里,这个王国安享香料之路带来的红利,它们的规模在公元前1世纪达到顶峰,其都城佩特拉的人口一度达到2万人,成为可以和埃及亚历山大里亚并称的重要城市。不过随着向贸易和定居农业转变,奈伯特人也逐渐放弃了游牧和好战传统,这让他们无法抵御日渐膨胀的罗马帝国,最终在2世纪初末代君主去世后被吞并为一个行省。

罗马人给佩特拉带来了剧场等宏伟的建筑,同时随他们到来的强势的拉丁语和希腊语也取代了当地的古老语言。由于在罗马统治下海上贸易路线发生改变,精明的奈伯特商人逐渐失去市场,佩特拉的繁荣程度开始下降。4到6世纪频发的地震则使情况更加雪上加霜。此后这里的人们失去了几百年前在各大势力纷争中屹立不倒的底气,随着时间的推移,佩特拉等古城逐渐化为引人凭吊的丘墟。


青辅协会员专属文章,

以下平台可使用同一账号密码登录,点击开始同步密码

确认